Blog

高昂的鬥志

這是我從卡爾,克勞斯那學習到的東西。事實上,我已經意識到,營對創作的危險性,所以,我刻意不去家的寫作馬爾地夫風格。但是,克勞斯的鬥志卻永無皇地注入到我反抗文:血面,特别是在那一段期間,當我秦寫《婚禮》的期間,那是一九三一到一九三一 一年的時候。 經過《婚禮》的牽引,這股高昂的鬥志植人到我的靈^,當我,讀這部戲劇時,我 把這股鬥志活靈活現地描布羅赫的面前。然而,他把這股鬥志在别的地方:他把這 股力量在我這裡;這也是我唯一擁有一件屬於他的東西.,在那個瞬間,所有發生的現象 他接收了 。到後來,我才能夠理解他的形式他如何處理這股鬥志的方式。事實上, 當他去世以後,我才能夠真正地理解.,他對陌生的衝擊無法形容的親密話説,他没有辦法拒絶這股衝擊所散射出來的吸引力。 他一裹在讓步,但只有在讓步的情況下,他才能夠開始吸收。這並不是個很複雜的過 程-,因為這是他的本性。我相信,我對他的人,正確的認識,所以,我可以清楚的説明,德呼吸方式隱麽樣的制服訂做關係。不過,他所吸進的氣驚没,專候,他必須將暴力加諸在他的對象身上,這樣,他的對象才會平静下來,然後驚存在他的裡。當他接收到像這樣造成干擾的對象時,他會認定,干擾是造成尷尬的衝擊,而且在上是不應該被讚許的。不過,後來,這股衝擊化為他自己的創造力.,有時候,創作力的形成是很快速的,有時候,則必須段很長的時間。當他後來移民到美國,而且決定借用群眾心理案事現象時,他一定忘記,我們霧這個問題霜的談論。不過,至於我所傳遞的内容,也就是群眾現象是這個問題最真實的本質,他卻不曾真正地碰觸過。 如果説話者是無知的,如果他的話語未經當前哲學上的專有名詞潤色過時,就算講話的人有自己的形式,他也I略講話者的内容。這是企圖的力量,也是真正撞擊到他心靈的力量。 人們對新的學問的要求是,,這門學問應該已經存在我們的生活世界中。但事實上,除了少許悽慘的開端之外,我們並没有辦法看到它的出現。布羅赫把這樣的企圖認定為一種命令,而且他會讓零皇地産秦果,就自己的服從一樣。有他的繞下,如果我開始述説自己心裡面囊白的時,那他就會説督疋,奮上,他自己卻從麥元全没有意識到,在如此情形下,他必須強迫自己聆聽我的設計描述.,我如何貫徹自己的企圖。不過,在這一刻,他把一顆人性的種子交給我;然而,我的任務是:在未來的日子裡,這顆種子必須在一個新的環境下綻放榮耀的生命.,但是,它不能有任何的果實。

21 Jun 2015
/

事實背後

我總是設想了許多準備,而且掉我們倆之間原來清楚的,當然,這是在歲月流 轉裡發酵的現象。經過幾十年以後,這是必然的結果。我看清楚了 ,我們兩個人在剛開始的時候所發生的種種事跡,不過,我們都没有意識到制服訂做事實背後的真實面貌;也就是説,他也没有看清楚。 布羅赫的步糞,他時常以這露步伐森訪我們,在費迪家。我總是把他為一隻巨大的,美麗的鳥.,但是,他的翅膀卻已經折斷了 。他似乎經常回憶起過去的日子.,在過去的歲月裡,他還可以展開翅膀,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中翱翔。這是在他身上發生的現象,不過,他的心靈是不是因此而受傷了呢?我很想問他這個問題,但卻没有勇氣這麼做他呼吸窒息的樣子會讓我們産生假象.,或許,他根本不喜歡談論蘇美島的事。在他説話之前,總是會做許多考慮。在維也納,我認識的朋友中,大部分人的思緒就像流水一樣地順暢;但是,在他的身上,我們没有辦法期待他的思緒會泉一樣地湧現。妥協並不是他的處世的哲爭.,他的傾向是特殊的,他總是嘗試對自己提出 。在他的臉上,我們完全看不到自我滿足的顯露.,他總是讓人覺得没有安全感。依照我對他的観察,這股安全感的失落是經過自身的努力得到的。雖然我個人特殊的講話方式會引起他的厭煩,但是,他總是如此地友善,所以,他不願意洩漏内心裡真正的碌蔓。無論如何,我還是可以體會到他的感覺。當天他離開我們家之後,我不得不面對自己的羞愧。在心裡面,我非得指責自己不可,我認定,他一定不喜歡我.,這是我真正的感受。他總是如此喜歡把我塑造為一個懷疑自我的人;或許,他甚至企圖用這樣的方式教育我,不過,他終究没有逹到這個目的。他的偉大成就可以得到我的認同。《夢遊者》是如此地打動我的心靈,因為在這部作品中,他所展現的能力正是我所欠缺的創意。從頭到尾,我都没有喜歡過文學的氣氛.,在我的球,它是室內設計繪畫裡的景物。但是,在布羅赫的心目中,它卻是無所不在的.,氣氛可以豐富人性的感受力。 他的態度讓我感到十分的驚嘆,因為這是我個人没法的心態,所以,我會對這一部 小説的存在感到驚奇。

21 Jun 2015
/

自己的權利

然而,不會因為布羅赫的緣故,我自己所堅持的想法産生了任何的混淆。儘此,那仍然是一種令人覺得可以讓心靈感動的現象:世界上,仍然存在懷抱著不一樣企圖的人,他們有天生属於自己的會議桌權利:而且在閲讀這些作家的字句中,人類的內心世界可以得到真正的解放。 對個詩人而言,閲讀中所爆發出來的蜕變是永遠没法實現的夢想。當他意識到,自己被其他人剝奪太多的時候,那麽,他真地會退縮回到孤寂的内心世界。當布羅赫有新的散文出現時,也就是他編輯的期刊新的作品時,他會立刻業費迪南的家裡面。而這些文章將在《法蘭克福》或者《新回顓》,類似期刊上出版時,他會覺得,這些文章特别地重要。在那個時候,我並没别地體會到自己的重,對他而言,我的評斷是不具有葛重。裹很久以後,我才知道,他對贊同的需要是如此地強烈;這是他去世以後,當他的信件被發表成為書本之後,我才知道的,而且他對我的説話方式感到非常地不耐煩,因為我常用説話者獨斷的口吻來堅持自己的宣稱;也就是説,我不曾懷疑過自己的判斷的正確性。當這些判斷涉及到他個人時,他也不會吝嗇地接收.,除此之外,他甚至會在與朋友的書信來往中,引用這些判断。 在那個時候,對我而言,布羅赫急促的步伐近似神話般的意義-,他是一隻大鳥,但 牠卻永遠没法忘記自己的團體制服夢魔,因為牠的翅膀已經殘缺了 。牠已經没法衝上天空,翱翔在人類的頭頂上,再一次將自己置身在没有污染氣氛的自由中。其他的詩人都在人類。但是,他卻收集人類所喘吐的 。他收集圍繞在四周的人類呼氣所凝聚的空間:這個空間吸收了人類呼吸的氣息.,在人類的喘息之間,這些氣被吸進肺部裡面,然後,被推出到軀殼外。在這股喘留的空氣裡,他決定他自己的方式,-他用人類呼氣的描寫他們的特質。對我而言,這是未曾經歷過的現象.,換句話説,我從來没有如此的寫作經 驗。我知道,一些詩人會利用視覺的影像以及autocad音律-,這是由韻律所描繪出來的影像但是,布羅赫利用人類呼吸的方式來描繪生命的訊息,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可能性。

21 Jun 2015
/

納氣的聲韻

他是拘謹的,就如同我剛才所描述的現象,這樣態度會衍生出一種安全感的缺乏。在布 羅赫的視野座落的領域,他會把所有的一暴吸收到自己魂魄裡,但是,這種吸收方式的旋律並不是一種吞噬的旋律,相反地,它是納氣的聲韻。他不會任何的辦公椅事物,所有一切生命仍然可自己的原貌,而且的氣氛,然後,呼氣飄流在空。 他似乎喜歡用不同的呼吸方式,來保護這股生命所傳達的氣息。他厭惡滔滔不絶的霸道.,而且就如同對自己的説明,如何用真心善意來解釋這樣的説話方式:在滔滔不絶的背後,他看到邪惡的存在。除了善與惡之外,他看不到其他可以替代的可能性.,當他寫下第一句話的時候,就會立刻做自我告解,並且追問自己的行為是不是負責任的-,除此之外,他從來不會因為如此而感到羞恥,為了他自己,他接納了我的存在。當他對自己的判斷採取把持的態度的同時,卻也洩漏了 一種現象過去,我把這樣的現象定名為「窒息」。 針對他的「窒息」,我為自己作這樣的解釋。在一段很長的時間裡,他不發一語,但自 己卻一點都没有察覺到,他把自己錯置在如此奇怪想法的糾纏裡頭:他不願意壓迫任何一個人。如果其他人必須時時刻刻遷就他現有的的話,那麼,對他來説,這樣的是令人尷尬的。我知道,他出 一個天然酵素工業家的家庭多夫。他父親擁有一間紡織廒。事實上,布羅赫原本想成為一位數學家,但是,在違背自己的意願下,他必須在這間工廒裡工作。當父親去世之後,他必須接收的産業,當然,這並不是出自他自己的意願,因為他得擔負照鎮母親以及其他家庭成員的責任。為了補償自己,他後來上大學唸書,攻讀的科系是哲學。當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到過維也納大學的哲學系教課,除此之外,他也談論了 一些非常,的話題。在他身上,我可以感受到他與工業界之間的關係;這層關係和我很類似,話説,這是種極度厭惡工業界的,在工業界裡頭,人們辦法緊緊地抓住每一個工具,秦為抵抗外來秦的團體服工具。當他棄父親留下來的産業時,已經是個成年人了 ,這時候,他需要更強烈的解毒劑。因為這個緣故,他對嚴格的科學抱強烈的慾望同時,他也不會因此而感到羞恥,在嚴格形式的象牙塔裡面,讓心裡的慾望慢慢地發酵。在我的眼裡,他是個學習能力很強的學生;這個人非常豐及熱烈的精神。

21 Jun 2015
/

緊張的情緒

他是如此地聰慧。然而,在另一方面,安全感的缺乏並不是可以隱瞞的.,那麽,在大學的課堂上,他又如何去捕捉安全感呢?對他而言,這是在他人格裡完全不同的語目,但是,他的處世,卻没有改變過,他一直把自己當成永遠在it’s skin學習的學生。然而,依我猜測,在絶大部分的情況下,他不可能有其他的,否則,在他的眼神裡會立刻跳出一種明白的宣告.,他必須比講話的對象更有智慧。我想,這是因為他有非常善良的人格.,拘謹的行為告訴他,不應該侮辱他人在博物館的咖啡廳裡,我認識了依亞奉,阿勒許,她是布羅赫的朋友。那個時候,维也鈉的社會名流;後來布瘅赫與阿勒許之間來往的書信被出版成書。 我和布羅赫先在某個地方碰面。他已經和依亞約好了 ,他向她承諾,會帶我一起過去。我得,他並不是完全自由的。除了他説話的方式和往常不一樣之外,他遲到的時間還很久。「她已經在們了!」他開口説話,並立刻起身前往。他説完話後,幾乎是從旋轉門飛出去一樣,而且拉著我直接衝向咖啡廳。在他還來不及介紹我之前,他先道歉地説,「我們已經遲到了!」他的道歉幾乎已經到達卑微的程度。然後,他介紹臭氧殺菌的名字,並且再加上一句話-「這是依亞,阿勒許。」他講話的語氣非常地結實,絲毫没有洩漏出緊張的情緒。 過去,從他的談話中,我已經聽過她的名字好幾次了 。不過,我總覺得,名字的兩個部分「阿勒許」以及「依亞」奇怪,甚至像謎一樣。我没問他,依亞這個名字的由來,而且後來,我也没有任何意願知道它。她大概有五十歲,話説,她並不年輕。她的頭形像黄鼠狼一樣,而且頭髮是紅色的。她的外貌是美麗的;我甚至會沉溺纟此的思緒,她年輕時如何地美麗。她説話的聲音非常地細微且温柔-,但是,在另一方面,它的音頻是如此地尖鋭,所以人們會立刻對她産生恐懼。我們可以如此描述這個現象,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她咄咄逼人的啄會立刻刺進人們的身體。不過這是反駁布羅赫的時候,人們才會有這樣的辦公桌印象。他的每一句話都没法得到她的認可。她問道,我們在什麽地方耽擱了 ,因為她已經枯坐了 一個小時,還以為我們不會準時赴約布羅赫向她解釋,我原來在什麽地方。雖然他把我也牽扯進去,但是,聽起來,她似乎不相信他説的任何一句話。

21 Jun 2015
/

利刀肢解

她没有提出反駁,不過,我總覺得,她並不是完全相信的。我們坐在咖啡廳很長一段時間,然後,她説了 一句話,又重新回到原來的關鍵字行銷話題。在這句話裡頭,她在整理内心的猜忌。當她的猜忌幾乎已經成為歷史的時候,她又故意讓我們察覺到,她會把今天的事件歸檔到其他猜忌的資料裡頭。 我們之間有關文學的談話讓僵持的氣氛緩和許多。布羅赫想迴避我們原先所犯的錯誤,所以,回溯起當天我朗讀《婚禮》的情形那天他聽完我的朗誦後,就立即到她住在培格林巷的家裡;而且他還向她榑述作品發表會的情形。他們之間的談話内容是這樣子的.,他要求她,重視我在文學上的論文翻譯創意。在另一方面,她也没有爭辯,而且也没有質疑在那個時候所發生的種種。但是,她立刻榑移話題,展開對他的人身攻擊。他像是被利刀肢解一樣,他還指責自己,他不是個劇作家,為什麽他竟然會寫出這樣的戲劇,事實上,他應該把現在正在蘇黎世上演的劇目回來。不久之前,布羅赫一直不斷地自我 ,他一定得寫一部戲劇。 到底是誰説服他,非寫一部戲劇不可呢?似乎是眼前這一位女士 。但是,她的話語是如此地温順,甚至偭人一樣。但是,被褒揚的人並,她並不願窜蓑揚人,這樣的對話是毁滅性的。然後,她又作了補充説明:在信裡面,她已經清楚地告訴他了 ,布羅赫不是個文學作家,相反地,他只是個筆跡學家。除此之外,人們只要將他的作品和羅伯特,爾的作品相比較,立刻就會認定,布羅赫不是個文學家。 跡孥家是借用作者某覃一的文字或者文章,来詮釋作者本人的人格或者寫作風格 , 二十世紀初德國文學中非常重要的作家,他的作品《沒有人格特質的人》被奉為印象主義文學的經典。 我覺得很尷尬,因此趕快利用magnesium die casting的機會轉移話題。我問她是否認識穆集爾本人。她認識他很久了,那還是阿勒許的時代,或許還更早,換句話説,他們之間的交情更勝布羅赫舆爾之間的關係。他是個文學家,當她講出這一句話時,口氣完全改變了 。而且她還補充説,爾並不會那麽崇拜弗洛伊德,而且他也不會那麽容易受别人影響。

21 Jun 2015
/

宗教性的膜拜

這時候,我慢慢了解,當穆桌爾在文學上的地位仍然佇留在她的心中時,所有舆布羅赫有關的事物,都是她憎恨的對象。寬與阿勒許先生結婚的時候,她認識了葉爾;阿勒許是他年紀較大的朋友;這是過去的歷史,但她與阿勒許的婚姻後,她還會與獰桌爾見面。對她而言,他們兩人之間的相遇具大的,她是,而且在心理學上,她己的立場。 「我是隻老鷹。」她不僅這麽説,而且婚友社還將手指指向自己。「他是弗洛伊德!」這時候,她的手指的方向是布羅赫。事實上,布羅赫的確淪落到弗洛伊的旋渦裡,而到不可自拔的地步。除此之外,我還想説清楚,這種是種宗教性的膜拜不過,我這句話並不是 ,他已經成為一個宗教狂熱份子.,如同當時我所認識的許多朋友一樣。相反地,他已經被弗洛伊德所貫穿了 ,就好皿拜在神秘主義的祭壇之下的忠實信徒一樣。 布羅赫無法掩飾他的困雞,這屬於他人格特質的一部分。他没法像窗户上的彫花樣地表現自己。我不能了解,為什麽他會這麽早就將我引見給依亞認識。她不可能在其他人面墓揚他,這是布羅赫早就知道的事實。或許,他希望,將她對他的作品的唾棄與對我的讚揚作比不過,這也是我當時無法理解的現象。慢慢地,我開始體會到,我們可以把他看成一位藝術保護者.,他是個seo企業家,在他的中,精神的産物比他的工廒更重要,並且,他可以一直藝術家需要的幫助。他保有自己的貴族氣息,但在不久之後,他地體會到,他不量個有錢人了 。不過,他並他的經濟狀況提出抱怨,相反地,他對時間太少而感到無奈。每一個認識布羅赫的人都拿望可以時常看到他。 布羅赫可以引導人們,進入這樣的境界.,人們會發表對自己的意見,渐渐地,他們的情緒會昇高到盛怒的暴躁,而且停不下來。事實上,這是一般人對自己喜歡的人所表現出來的一種特殊的興趣,這樣的興趣可以是種企圖以及計畫,我們甚至可以把它,成一張偉大的藍圖。人們不會告訴自己,這樣的興趣可以適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雖然在〈夢遊者》這一本小説中,我們可以捕捉到幾乎没有翻譯社對象的興趣。事實上,這是他别人談話的方式.,然而,這是種會讓人往下沉淪的傾聽。藍山一一傾聽之下,人們會不斷地我話説,没有人會撞擊到自我抵觸的障礙。

21 Jun 2015
/

反對的感覺

或許,所有的人都可以説出他們想説的話,而這時候布羅赫並不會提出任何的反駁;只有當人們完全没有講出任何,他們才會感到害羞。當這樣話進行到某個段落的時候,當突然間,人驚「等一下!到這個地方為止我們不要再繼續談下去」的這個地方時,人們放棄的希望就變得危險了因為我不知道, 人們如何可以再回到原來的自我;而且在所有的小型辦公室出租事件發生之後,人們的心靈是不是還是孤獨的呢在布羅赫身上,我們找不到這樣的場所以及時刻.,他永遠不會喊,與他談話時,人們永遠不會碰撞到警告牌或者標示語,相反地,他們只能脚,一步步地往前走,活像個喝醉酒,或是找尋歸宿的旅人。人們到底可以發表多少有關自己的意見.,這是暴力所渲染而成的經驗。當人們對自己談的越多,迷失得越多的時候,那麼,他們的自我也會流失得更多。我們可以這樣描述上述的現象;温泉從地球的表面下往上諷瀉;這也是温泉的源頭自己所速寫的水彩風景畫。 在那個時候,對我而言,如此爆發的方式是陌生的。當其他人跟我説話時,我也曾體驗過這樣的現象。不過,兩者之間還是有些差異:我嘗試保護自己,向他人表現我的反應。對他人的意見,我必須説出自己心裡的話-,我没法沉語地傾聽。奮遞話語的過程中,我張自己的室內設計立場、判斷、勸説,聽話的對象必須知道我接收或者是拒絶。布羅赫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似的狀況下,他總是沉默無語。不過他的沉默並不是冷漠的或者是熱衷權力的冷漠.,就如同大家都知道,心理分析所作的解釋;雖然醫生不被允許顯露出贊成或者反對的感覺,但是病人會讓自己被他人擺布。布羅赫的傾聽他的呼吸聲所打斷,他的呼吸聲是微弱的,但並不是無聲的,換句話説,我們不僅可以聽到他的呼吸聲,同時,我們也知道,自己已經被他接納了 。當人們每説一句話,就好像進到一間熱情的屋子裡,除此之外,還可以感覺到,自己已經成為這間屋子的一份子。呼吸發出微弱的喘息聲是主人向每一個人獻上的致意,場「不雾是什麽人,不説話的内容是什麽,請進來!你是我的客人。 只要你願意,你可以長時間待在這個地方。等你下次再光臨時,請再下榻這裡!」如此微弱的呼吸聲所夾帶的反應是最小值,話説,在人們將隨身攜帶的海外婚紗物品帶到主人的家以前,個完整的字以及一句完全的句子都代表自己的判斷,同時,也是立場的表明。

21 Jun 2015
/

飄向遠處

主人的眼神會注一位婚友社客人,他的目光也會落到房屋空間的内心深處,它是客人棲息的地方。雖然他的頭像大鳥一般,他的眼神絶對不會座落在老鹰或者牠的獵物身上。他的目光會飄向遠處,然而,遠處的地方會將把遠方回應過來的眺望拉回到咫呎之間的臨近。當我們張開眼睛的時候,在這一瞬間,我們也會為綑綁在内心世界的心靈打開一道窗户:人類心靈的歸屬既是遥遠的,也是近在咫呎的。 這是富秘主義色彩的接納.,為什麽他會毫無目的地收留一個人;因為這個緣故,人們會喜歡布羅赫。但是,在我認識的朋友中,没有一個人可以抗拒這樣的慾望。接納一種没有「徵兆」的,没有的傾聽,對女人而言,這是愛情。 對立的開始布羅赫在我的生命裡産生影響的五年半中,一股原來没有料想到的改變慢慢地植人我的生命經驗裡。在今天,這樣的影響轉變成了對生命的影響,而且我將它的存在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呼吸的囊。真正的章義,呼吸,布羅赫經義來接納外葛世界。 當人們可以看到或者聽到的情況下,呼吸並不止下來。在夜深的時刻,當布羅赫必須休息,並且慢慢地入睡時,布羅赫才會慢慢地出他的氣。這時候,他没法壓抑生命的喘息。呼吸所傳出來的咕嚕咕嚕、隱約可以聽到的聲音嘗試著分解自己.,我把這樣的聲音稱為呼吸標。不久之後,我翁了解到,他没人的糾纏。我從來不過,他説不。對他而言,在紙上寫「不」,是比較容易的搬家任務,因為在那個時候,他必須面對的對象不會坐在他的前面,而且也没法傳送他呼吸的氣息。 或許,有人會上和他交談,並且緊緊他的手.,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可以一直尾 隨在布羅赫的背後。我並没有體驗過上述的經驗,但是,我常私底下猜想這樣的情形,而且問自己,他會讓陌生人跟蹤到什麼地方呢?這個地方一定是個空間,一個呼吸,下來的空間。在一般人身上看到的好奇心,會在他的身上展現出另外一種特殊的形式,或許,惡夢可以叫作呼吸的飢渴。因為不同氣氛之間的隔離會表現出它們之間的特殊性,這是人們不過的現象:在完全没有的情況下,大多數人會耗盡所有的生命;這是當時我在他身上看到的商務中心現象。每一個會呼吸的人都可以逮捕布羅赫。

21 Jun 2015
/

衷心仰慕

剛開始,是我熱情地自我推薦.,那時候,他並不願意接受這一封來自我推薦的函;這是他的盲目,但這也是我在他的身上所發現最突出的相親優點;它勾劃出靈魂之窗的美麗:在他的眼神裡,我找不到任何可以被視為的餘光,在他的身上,我並没有観察到這樣特質的存在,而且,在這時候,我的並没有受到自己衷心仰慕的蒙蔽。然而,在天真且毫無的情況之下,我慢慢地走向被美麗附身的狀態.,絲毫没有隱瞄自己令人驚訝的無知。因為在那個時候,我是真正開放的,除此之外,我還有旺盛的求知慾,事實上,恐懼並没法承受這樣的求知慾。當我嘗試著去衡量朗誦會的成果時,我發現,我的學習成果並不豐收,因為那時候我衡量的標準是一門造就布羅赫特殊知識的學問:當代的哲學。 基本上,他的圖書館是個哲學的圖。這剛好和我形成絶對的對比,在面對觀念的世界的時候,他並不會感到退卻。観念對他而言,就如同其他人晚上到酒店一樣。 這是我人生經驗中,第一次接觸到「脆弱」的真實面貌.,對布羅赫來説,人生的窜義並不在於勝利,也不是為了征服月老.,當然它也不是自我的炫耀。在他靈魂的最深處,偉大企圖心的宣雷讓人感到噁心的 。然而,我卻隔兩 ,就宣告自己的偉大構想「針對這個問題,我將寫本書。」如果我没有向布羅赫宣示這個構想,我就没法説出自己的思緒,或者,我應該説,就没法描述自己的観察。不過,我的説法倒也不一定是没有根據的吹嘘,因為至少在那時候我已經元成這本篇幅很長的小説,只不過整本書仍然是手稿,是還没有出版發行的手稿。當時,我並没有意識到其他東西,對我來説,這或許是更重要的創作理念.,這個理念就是「群眾」。我把這個創作理念界定為自己畢生的傑作。這個理念所描述的内容不外乎經驗的世界.,依照我的理解,我們知道很多經過細心考證以及激發人性本能慾望的雾,,這些和「群眾」有關係。上這個問題真正牽涉到的對象並不只是「群眾」,而是和所有的人與物有關的現象。我把自己生禽注在一本偉大中。這偭問題是如此地認真,所以,時刻裡,我都不豫地表明:「這本需要好幾十年的時間。」因為我想把世間的一切事物的現象融會到搬家公司的意圖以及計畫裡頭,所以,這本書必完整的–水不凋謝的人性藍圖.,世人一定得感受到它的熱情,以及它的真實。布羅赫感到不舒服的地方是種殘忍的自大的形式,而且把人性進步的訴求建立在對文化的「飼養」的依賴上面;然而,我卻把自己的努力投注到執行飼養的器官裡頭。

21 Jun 2015
/
theme by tesla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