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日本的馬文化

關積石塚分佈狀況報告,顯示日本山梨縣也有不少類似的古墳。這些古墳的建造年代似乎是以六世紀的居多。而其中最大的,就屬長野市東部的大室古墳群,這裡也就是《延喜式》一書中記載的大室之牧。另外,其他文獻也記載著在信濃和甲斐一帶放牧的情形特別多。這很可能是高句麗族人將育馬的文化引進了日本。根據推測,在這些地區,除了搬家公司集團的勢力龐大之外,育馬業也非常興盛。有關日本的騎馬風氣,從五世紀的文物便可一窺端倪。最初是在九州,然後迅速發展到東北。在此之前的後期古墳中,約有一千一 一百件以上的出土文物,數量相當驚人,即使是在唐朝之前的高句麗、新羅,也甚少有馬具的實物出土 ,這點可能是日本比較常挖掘古墳的緣故吧。但是,騎馬風氣一旦引進,應該就會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般,馬具會迅速推廣,騎馬的人口也會大增。而且這樣的騎馬風氣也不僅只在某一地區流行,只要有古墳文化的地區,都有馬具的出土 ,其中數量最多的首推長野縣。相較於長野縣,奈良縣所出土的馬具數量就出奇地少。或許,騎馬風氣是在以信濃為中心的東日本地區較為盛行吧,因為這一帶的育馬情形真的非常興盛。 不過,若以東日本為中心的牧場與近畿一帶的放牧做比較時,便可以清楚兩者的差異。在近畿一帶,沿著河川或湖畔,放牧地大多集中在河內與攝津兩地;這些地帶屬於濕地,大異於東日本的原野牧地。所以,講到日本的馬文化時,應該考慮其地緣性的差異。 比起日本的西部,日本的東部比較會將馬當成重要的軍事力。可是,這僅針對古代的情形而言,因為日本在中古世紀以後,西部也開始非常重視馬,並將馬視為搬運、運輸的有力工具。畿內的周邊,在平安時代便由看守馬廄的小職員掌管,室町時代也有經營租馬與租車的交通業者,他們大多只在連結河川、湖泊的交通道上移動。這些都與放搬家息相關,通常沿著淀川、大和川放牧,而大津一地則有攝關家的馬廄,後來這些地點就成了租馬、租車的據點。運載而至的貨物,皆可被安裝在馬背上,運送到各地,並自然而然地產生租馬、租車的交通業者。在關東地區,小野川、霞浦、利根川之間是一片廣大的放牧區。此外,平將門,仰乎也與信濃川、富士川有密切的關係。

10 Jan 2016
/

騎馬民族

鄂圖曼帝國的國王也是全體伊斯蘭世界的領袖,而其王公貴族當中,有許多人的後代都還保有騎馬狩獵的風俗習慣,也不太厭惡流離遷徙的生活;這可能與騎馬遊牧民所遺留的文化有關吧。歷經了鄂圖曼帝國數百年的統治之後,現代的土耳其民族主義者還喜歡將自己視為遊牧民的子孫,並以「蒼狼」自許這個設計說法是有意比照蒙古人的「蒼狼」說法。最後想將目光移至朝鮮半島和日本。 朝鮮半島的北方,自古就有契丹族、榦鞲族等騎馬遊牧民聚聚散散。七世紀後半,這些騎馬遊牧民隨著高句麗的國力衰返而臣屬於唐帝國。後來,高句麗人的後裔拉攏榦韉族,佔領了滿洲的大半土地,建立了渤海國。但是,到了八世紀,渤海國的北方有支頑強的騎馬遊牧民黑水榦韉,與唐帝國的關係愈來愈親密,使得渤海國不得不放棄對唐帝國的強硬政策,改採恭順的外交策略,並與周邊各勢力和平相處。九世紀,渤海國一躍而成為東海的強國,繁榮一時。不料,到了十世紀,稱霸中國東北帝國的契丹族頻頻入侵,結果導致渤海國滅亡。 其後,北方持續受到騎馬遊牧民的威脅。十世紀,勢力竄起的高麗,也不得不修築千里長城嚴加禦敵。但是,到了十三世紀,蒙古軍頻頻入侵的結果,高麗還是臣服於元帝國的統治。元帝國在侵略日本之際,高麗也被強制提供船隻、食糧、戰鬥員等。高麗人民在物質上和心理上皆承受莫大的痛苦與負擔。十四世紀,反元聲浪高漲,但是大地主都屬於親元派,勢力較強。不久之後,朝鮮王朝取代高麗,與元、明保持一定的距離,建立穩定的外交關係。要提到日本與騎馬遊牧民的關係時,首先要注意的是所謂「日本人是騎馬民族」的說法。歷史學家江上波夫的結論是「東北亞的騎馬民族都擁有新銳的武器與馬匹,經由朝鮮半島,入侵日本的北九州,或本州西端,到了四世紀末,甚至入侵畿內,樹立了勢力強大的大和朝廷」。 江上波夫之所以有這種看法,主要是著眼於後期古墳時代祭馬的遺物有陆增的現象,不過這只能解釋此時可能有具騎馬習慣的大集團渡海而來,並以武力征服其土地。此外,騎馬遊牧民是以聯合部族形成國家,這種以統治的部族為核心,征服各部族並組成國家的形態,與日本古代統治體系氏姓制度一 一元制極為相似。有關日本室內設計的這個問題,在此沒有充裕的時間可以詳加探討,只能根據近年來的研究動向,描述日本在近代以前,有關馬的一些情況。在日本,常可聽到東馬、西船這樣的話題。不過,僅憑今日既有的文獻史料來追溯歷史,可能無法充分理解全貌,因為目前仍有許多歷史遺物陸陸續續出土中。

10 Jan 2016
/

大異其趣

巨大的長城圍繞在國土的北邊之後,蒙古高原與中國本土立刻出現明顯的分界線。不論是豕古人或漢人,雙方的民族意識愈來愈濃厚。從中國人的角度看來,遊牧民與定居民的差異彷彿是野蠻國與文明國之間的差異。有關古代的室內設計歷史,我們常強調夷狄與漢族對峙的史觀,其實,應該說是從這個時期開始,才有漢、夷狄之分,然後到了現代又漸漸被意識到。中國有所謂「南船北馬」的說法,是以位於黃河和長江流域之間的淮河為界,將中國分為南方和北方,而南北雙方的風土人文習慣都有顯著的差異。南方高溫多雨,夏季大多是燠熱的季風氣候,因此木造的屋舍多,耕作也以稻米為主;長江流域水路呈細目網狀,小船處處漂浮其上。作物的搬運或seo人員外出農耕時,都需要靠這些水路。大河也有大船,甚至有超大型的船隻可以航向外洋。反觀北方,情況就大異其趣。冬季冰天雪地,屋舍大多是磚瓦打造,以旱田生產粟米、麥、高粱等穀物。地面土質堅硬,一到乾燥期,黃沙便漫天飛舞。要在這樣的地帶移動,就必須靠馬的運載。馬不論是搬運或作為戰爭的工具,都是最有用的。對於北方人而言,馬比一切都重要,因此自古就有祭馬的慶典儀式。早從周王朝開始,春夏秋冬史 各季都會舉行祭馬大典。明帝國之後的清朝,也有祭拜馬神的民俗活動,許多人都會在祭馬的日子裡到馬神廟參拜。 的 蒙古帝國曾經統治過伊斯蘭世界的北半部,而侵略該地的統治者,後來大多改信伊斯蘭教,蒙古帝國察合台汗國的貴族們也大多成為伊斯蘭信徒。貴族出身的武將帖木兒,在一三七〇年以撒馬兒干為首都,建立了帖木兒王國;他統一 了中亞,進攻伊朗、敘利亞到安那托利亞一帶,甚至侵略北印度。帖木兒統治了廣大的帝國,自許為蒙古帝國的後繼者,企圖振興蒙古帝國。但事與願違,他在重返蒙古草原的途中不幸病逝。十六世紀前半,帖木兒的後裔,在北印度建立了 一個蒙兀兒帝國而「蒙兀兒」便是取自蒙古一詞的諧音。從十一世紀末期開始,中亞和伊朗的突厥系遊牧民族就陸續遷徙到安那托利亞(俗稱小亞細亞〕,關鍵字行銷勢力逐漸增強。到了十三世紀末,終於建立了 一個鄂圖曼帝國。不久,鄂圖曼帝國進軍巴爾幹半島,一四五三年攻陷君士坦丁堡,擊潰拜占庭帝國,並將此地改名為伊斯坦堡,並定為首都。

10 Jan 2016
/

騎射時代

如果我們能公平客觀地看待世界史,就可以知道蒙古帝國在許多方面都留下了很深的鑿痕。尤其是在交易和流通上,蒙古帝國的統治,已經替近代資本主義的世界系統鋪好了 一條助跑的道路。這個以騎馬騎射打造出的大帝國,著眼點已從軍事力轉移至經濟力,而以經濟因素扭轉世界史漩渦方向的時代已逐步降臨。就這層意義來看,我們可以想像「世界史」的雛形已經展現;也就是說,當騎馬遊牧民乘著大船跨海航行時,「世界史」的風貌便已然形成。過去西洋人談網頁設計歷史時,常認為凡事都應先匯集到羅馬帝國,然後再從羅馬帝國發展出來。如果比照這個說法,那麼我們現在可以說凡事都是先匯集到蒙古帝國,然後再從蒙古帝國流出。蒙古曾經站在「陸地與騎射時代」的巔峰,我們應該跳脫中華思想的蒙蔽,多傾聽中亞史學者的看法。 遠離蒙古元世祖忽必烈家族的血脈到了十四世紀末就斷嗣,蒙古族的殘存勢力返隱到北方,後來這些蒙古族中的瓦剌部族或韃靼部族在蒙古高原捲土重來,對明朝造成極大的威脅。雖然蒙古軍的規模已經縮小了不少,但所有士兵都是驍勇善戰、機動力十足的騎兵,所以明帝國深為所苦。十五世紀,明帝國的永樂皇帝為了杜絕北部邊患,於是發動五次親征,但成果皆不樂觀。即使是擅於騎馬的永樂皇帝北征,也無法克盡全功,更遑論不擅騎馬的明英宗。明英宗北征時,尚未與蒙古軍正面交鋒,就已被迫撤返,甚至遭遇蒙古鐵騎的包圍而被擄獲。明朝有此經驗之後,不得不改弦易轍,與其用傳統的兵力作戰,不如增築長城來禦敵。長城,名副其實是又長又遠。騎馬者總憑著馳馬的機動力,隨時隨地攻擊、入侵,所以為了防止蒙古人入侵,唯有強化長城的抵禦功能。修築長城的傳統方式是採用版築的建築法,將山崖削掉或挖壕溝,或是只用巨石來堆砌。長城一旦修築完畢,長城以內的穀物就有望增產。其實,由騎馬遊牧民所建立的元帝國,本來就不須靠修築長城來防衛國家。 不過,若光是採用簡單的版築或石頭堆砌的方式修築,恐怕有不少騎馬遊牧民還是有能力越過長城入侵。深受其苦的明朝於是下定決心,不僅修補長城,甚至在十六世紀後半還正式大興網站設計工程,建造更堅固的長城。明帝國將長城增建成約原來高度的三倍高,其所耗費的勞力和費用之多自不在話下。在石磚砌成的表面上以灰泥抹牆後,就能形成堅固牢靠的長城。今日,離北京不遠處的居庸關綿延至山海關一帶的長城,正是明帝國時期所修築的宏偉建築。由於北方邊境騎馬遊牧民的威脅,結果催生了 一條長達一 一千四百公里長的萬里長城。

10 Jan 2016
/

大型交易

馬可波羅指出,蒙古遊牧民的帝國擁有龐大的人口 ,原因之一就是一個男人可以擁有十人以上的妻妾,因此也可能擁有三十名以上的子女;再加上蒙古擁有廣大的農耕地,能採收豐富的米糧與雜糧穀物,而寬廣的牧草地可以提供充足的草糧餵食運輸馬及軍馬。根據馬可波羅的報告,韃靼人的宴會廳不斷在增加,從軍的男人通常會自備八匹以上的馬隨行。這個說法似乎有些誇張,但從這點也可以一窺蒙古帝國豐饒富庶的程度。 馬可波羅在伊兒汗國統治的波斯見識到上等的好馬,而那些好馬都是要出口到印度去的。實際上,從十一世紀開始,從西亞輸入印度的馬就不斷在增加。十三世紀末到十四世紀,葉門、南阿拉伯、波斯灣沿岸各地,一年約有一 一千匹以上的馬被運到印度。此時的印度對於軍馬的需求量相當高,主要是因為印度的氣候風土很難培育好馬。說到此,突然想起本書在考慮馬與世界史的互動關係時,似乎很少提到印度。事實上,儘管印度人無法大量繁殖馬或利用馬,卻深知馬的重要性。蒙古帶來的「世界史」在蒙古帝國,不僅只有與西亞和印度之間的海運往來頻繁,元帝國的首都大都更利遠可以連結至印度以西。如此,從遠柬到坩中海海路連結,形成一個圍繞歐亞大陸的大型交易網。從這點來觀察蒙古帝國,可知她是由遊牧世界走向農耕世界,再發展出海域世界,形成一個往來頻繁的廣大交流圈。有位研究中亞的學者指出,這個以歐亞大陸為據點的遊牧世界、農耕世界、海域世界三者共存的關係,正好形成了 一個「世界圈」。 十四世紀中葉,北半球由於長期的氣候異常,天災、飢荒、疫病連連,而這也使得蒙古帝國的統治開始產生動搖,進而造成歐美人認為「韃靼和平」在世界史上只不過是短暫的繁榮與安樂的印象。成吉思汗的子孫們後來分裂、斷嗣了 ,但蒙古帝國所留下的遺產,會因而從世界史上銷聲匿跡嗎?歐美人對於蒙古人向來持有偏見,例如「蒙古人從不洗濯衣物,所以蒙古軍一來,順著風向,遠在三十公里外就可聞到異臭」;尤其在蒙古帝國高壓統治下的俄羅斯人眼中,「韃靼的和平」只不過是「韃靼的頸軛」。直到現在,在俄羅斯人的心目中,成吉思汗仍不過是個殘忍無道的侵略者。從這樣的日式料理觀點看來,也有人認為蒙古帝國的武功強盛,卻幾乎未留給後世什麼,所以在歷史上只不過是一段插曲而已。但是,這樣的見解未必公平客觀,而且筆者敢直言,這又是歐美人的偏見。

10 Jan 2016
/

蒙古遊牧民的生活

至於交易媒介蒙古帝國全境,除了以銀兩作為基本通貨之外,也有紙幣發行。如此的經濟制度,可視為近代世界資本主義經濟的一個好範例。不過,蒙古帝國所採行的重商主義政策非常徹底,為了支撐重商主義政策,更在全境鋪設交通和通訊網。這些被稱為「站赤」的驛站制度,以首都和林(編註:今蒙古之哈爾和林,一 一 二一〇年? 一 一 一六八年期間為蒙古帝國的首都)為中心,鋪設了 一個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絡系統。這個網絡沿著主要的街道,每四十到五十公里就設有一座驛站。據說,蒙古帝國全境共有一萬座以上的的公司設立驛站,每座驛站都設置舒適的休憩所,並備有四百匹馬。馬是由周邊的住民提供,作為抵稅之用。通常先將一 一百匹馬放牧覓食,另外一 一百匹則在旁待命,隨時供傳令官轉騎。指令和情報資訊可立即經由數百條途徑,由傳令官傳達到四面八方。一天約跑一 一百十公里的路程,光是一個月就能往返三千公里,足跡遠及偏僻地區。繫著汗國徽章的特使所騎乘的馬,眾乂都不敢稍有阻礙,因此傳說「運送黃金壺的處女〔徽章的圖樣)不受凌辱,橫越蒙古、汗國的全境」。 馬可波羅見識到的蒙古馬此時,馬可波羅從西方來到東亞,他所轉述的奇譚令人驚嘆。馬可波羅說,統治帝國全境的大汗,可以譚度到遠方異鄉的新鮮水果。有關驛站制度,《東方見聞錄》中提及「此種驛站備馬逾三十萬匹,特供大汗臣之用,驛邸逾萬所,供應如上述之富饒。其事之奇,其價之巨,筆墨所能形容也」。 馬可波羅是威尼新辦公椅商人的兒子,其父與兄長曾經拜謁過元世祖忽必烈。父親與兄長返國之後,便帶著馬波羅到豕古帝國旅行,再度拜謁忽必烈。馬可波羅受到忽必烈的青睐,不久之後,被派為使者到各地觀察。據說忽必烈對於返朝的使者如果不報告旅行或派遣地所見聞到風俗習慣,都會大感不滿。因此,馬可波羅非常仔細地觀察各地馬牧於原,蓋其性馴良,無需以大麥燕麥草料供其食也。騎乘者不下馬,二畫夜皆於馬上,馬於食草之際取眠。馬受訓練,往回疾驰,惟意所歌。亦不能如其迅捷,則其退走戰亦不弱於相接戰。遠征時,不負甲冑,僅各攜二皮囊,以置所飲之乳。一煮肉之土釜,一避雨之小帳,設須急行,則急驰十日,不攜糧,不舉火,而吸馬血,破馬脈,以口吸之,及飽則裹其創。彼等亦有乾乳如餅,攜之與倶。從上述看來,蒙古遊牧民的生活自斯奇提亞時期、匈奴時期以來,幾乎沒有多大變化。既然古代的風俗習慣都會沿襲下來,那麼想必蒙古的首領汗駕崩後葬於阿爾泰山時,許多人和馬匹都會被殺來陪葬。

10 Jan 2016
/

世界帝國

忽必烈出獵圖。狩獵可說是蒙古軍軍事訓練的一環。吉思汗所鋪設的蒙古商業圈。有別摘載美,亂蹂躪、胡亂破壞、掠奪的軍隊;彷彿步上亞歷山大的後塵一般,.蒙古人也非常懂得掌控重要網路行銷市場,然後一步步推動連結各市場的主要交易途徑。一 一 一六〇年,成吉思汗的孫子忽必烈即位。不久之後,一個新形態大帝國的胎動也日益顯著。忽必烈以直接統治東亞的元帝國為宗主國,而在蒙古帝國的統治下,西北有欽察汗國、西南有伊兒汗國、中亞北部有窩闊台汗國、南部有察八口台汗國等陸續成立,彼此之間保持著彈性的結合。如此,蒙古帝國便重新整編,形成一個以元帝國為中心的一 一元世界帝國。 不久,忽必烈征服南宋,使得中蒙古帝瓤與歐^大陸的動盪國區域在元帝國的統治下,再度完成暌違了 一百五十年的南北統一。而蒙古帝國在歐亞大陸一帶保護商業往來、重視自由貿易的結果,也促使元帝國統治下的社會經濟和文化活動空前熱絡。據說,當時大都(北京〕、杭州的人口就有一百萬人。以都市為中心的藝能、娛樂活動盡出,而宋帝國以降的庶民文化也能往下扎根。數百萬名外來人士來此定居,來自世界各地的商賈及旅人絡繹不絕。此時的中國區域,在異國文化和異國語言頻;繁交流下,宛如一個國際化社會。之後元帝國更持續重視加強通商機制及確保貿易路線,不論是陸路或海路,都可立刻出兵將觸角伸及鄰近地區。這般軍事活動並非以征服或統治為目的,而是希望建立友好關係或通商關係。以元帝國為中心的蒙古帝國,究竟有多麼重視經濟活動?這點可以從各種方面觀察得知。 熟諳粟特人商業傳統的伊斯蘭商人與突厥回総商人,是歐亞大陸中央地帶的物流與通商的兩大勢力。蒙古軍之所以要向外擴張,主要就是想與這兩大國際商團打交道,因為這些經商高手對於商情的蒐集、資金和物資的調度等,都非常專精,並且可以代辦財濟活動。這些商業夥伴所組成的團體,土耳其語就稱為「斡脫」(譯註:商業夥伴、企業公會之意)。這些斡脫的公司登記組織,隨著蒙古的擴張,也有飛躍性的成長;規模較大的斡脫幾乎就像現代社會的大公司或大企業。

10 Jan 2016
/

南船北馬

從以上看來,水上的船舶輸送,與陸地上的馬的運載,頗有連帶關係。在日本,不論東西方,都與馬和船有密切關連。我們實在有必要將馬的文化、川海的文化,,視為一體來討論,如此便能了解,日本不能輕易地拿中國「南船北馬」的文化來相提並論,說自己是「東馬西船」文化。文藝復興與獸醫學的興起十三世紀,文藝復興運動漸漸興起,義大利的繪畫第一名人喬托、文學家但丁 、英國的哲學家培根等人才輩出。在西歐,希臘文重新引領風騷,吸引許多人學習。究竟這場文藝復興運動,在馬的世界裡留下什麼樣的影響呢?首先值得一提的是,十三世紀中葉,社會上對獸醫學的關心程度愈來愈高,並且有人將古代末期與搬家公司相關的資料編成希臘文的《馬醫學》。後來,在西西里島和義大利南部,更有人將這本書從阿拉伯文版譯成拉丁文版。在此之前的中古世紀歐洲,亞里斯多德的《動物誌》曾列舉了一 一十五例有關馬的病症,後來被當成馬醫學的金科玉律。 另外,以醫學聞名的名校撒烈魯諾大學,有不少人研究阿拉伯醫學,其中也有人是學獸有人開始主張應該冷靜地觀察,而非只重視古典權威的理論,於是大家開始認真研究動物的病理和治療。南義大利的獸醫約達努斯,盧乎斯曾寫過《有關馬的治療》一書,書中描述馬的誕生、培育、馴化、訓練等,另外也提及六十五種馬的疾病、損傷,《有關獸醫學的馬醫之書》裡的插圖。描 繪馬在接受腳治療的情形。版有汁八本、義大利文版有十三本、西西里語版有三本、法文版有四本、普羅旺斯語版有一本、加泰隆尼亞語版有一 一本。不久後,隨著印刷術的普及,義大利文的印刷版本也正式出爐了 。受到約達努斯所寫的書影響,即使是作者不詳的《馬經》,也開始受到肯定,並藉由卡斯提利亞或加泰隆尼亞語的翻譯,普及於伊比利半島。此時,歐洲北部對於獸醫學的關注程度還很低,大多只引用一些傳統的資料。呈獻給英格蘭王的《有關獸醫學的馬醫之書》,是以加泰隆尼亞語書寫的,目前在巴黎還保留有一本複寫本,但是當時的英格蘭王究竟是否閱讀過這本書,還令人存疑。 約達努斯的繼承人,首推勞倫迪斯,盧休斯,他在十四世紀前半,執筆撰寫《馬醫之書》。這本書的內容雖沒有超越約達努斯,卻加入了新題材,書的厚度是約達努斯那本書的兩倍。而在後來留存的十八本手抄本當中,拉丁語版有十三本、義大利語版三本、法語和佛蘭曼語版本各有一本,可見這本書廣受閲讀的程度。之後到十六世紀中葉為止,本書的印刷本已印了十一刷。十五世紀中葉,以《馬醫之書》為基礎寫成的《獸醫學之書》,也透過加泰隆尼亞語版及卡斯提利亞語版,普及於伊比利半島。 如此,有關搬家的書籍便在地中海世界西部廣被閱讀,尤其是義大利南部及伊比利半島;反觀在法蘭西、英格蘭,獸醫學則原本不受重視,直到十六世紀才逐漸受到矚目。這很可能是文藝復興時期的貴族社會已漸漸意識到「騎高貴的馬展現威信」的關係,而此時英國則還沒有出現可以被訓練來當作戰馬的馬,或是競技、展示用的馬。亨利八世曾經有感於軍馬之不足,卞令獎勵馬匹的培育,甚至特意從義大利聘來掌管馬廄的將校,直到伊莉莎白女王時代,也沿襲這樣的做法。

10 Jan 2016
/

高昂的鬥志

這是我從卡爾,克勞斯那學習到的東西。事實上,我已經意識到,營對創作的危險性,所以,我刻意不去家的寫作馬爾地夫風格。但是,克勞斯的鬥志卻永無皇地注入到我反抗文:血面,特别是在那一段期間,當我秦寫《婚禮》的期間,那是一九三一到一九三一 一年的時候。 經過《婚禮》的牽引,這股高昂的鬥志植人到我的靈^,當我,讀這部戲劇時,我 把這股鬥志活靈活現地描布羅赫的面前。然而,他把這股鬥志在别的地方:他把這 股力量在我這裡;這也是我唯一擁有一件屬於他的東西.,在那個瞬間,所有發生的現象 他接收了 。到後來,我才能夠理解他的形式他如何處理這股鬥志的方式。事實上, 當他去世以後,我才能夠真正地理解.,他對陌生的衝擊無法形容的親密話説,他没有辦法拒絶這股衝擊所散射出來的吸引力。 他一裹在讓步,但只有在讓步的情況下,他才能夠開始吸收。這並不是個很複雜的過 程-,因為這是他的本性。我相信,我對他的人,正確的認識,所以,我可以清楚的説明,德呼吸方式隱麽樣的制服訂做關係。不過,他所吸進的氣驚没,專候,他必須將暴力加諸在他的對象身上,這樣,他的對象才會平静下來,然後驚存在他的裡。當他接收到像這樣造成干擾的對象時,他會認定,干擾是造成尷尬的衝擊,而且在上是不應該被讚許的。不過,後來,這股衝擊化為他自己的創造力.,有時候,創作力的形成是很快速的,有時候,則必須段很長的時間。當他後來移民到美國,而且決定借用群眾心理案事現象時,他一定忘記,我們霧這個問題霜的談論。不過,至於我所傳遞的内容,也就是群眾現象是這個問題最真實的本質,他卻不曾真正地碰觸過。 如果説話者是無知的,如果他的話語未經當前哲學上的專有名詞潤色過時,就算講話的人有自己的形式,他也I略講話者的内容。這是企圖的力量,也是真正撞擊到他心靈的力量。 人們對新的學問的要求是,,這門學問應該已經存在我們的生活世界中。但事實上,除了少許悽慘的開端之外,我們並没有辦法看到它的出現。布羅赫把這樣的企圖認定為一種命令,而且他會讓零皇地産秦果,就自己的服從一樣。有他的繞下,如果我開始述説自己心裡面囊白的時,那他就會説督疋,奮上,他自己卻從麥元全没有意識到,在如此情形下,他必須強迫自己聆聽我的設計描述.,我如何貫徹自己的企圖。不過,在這一刻,他把一顆人性的種子交給我;然而,我的任務是:在未來的日子裡,這顆種子必須在一個新的環境下綻放榮耀的生命.,但是,它不能有任何的果實。

21 Jun 2015
/

事實背後

我總是設想了許多準備,而且掉我們倆之間原來清楚的,當然,這是在歲月流 轉裡發酵的現象。經過幾十年以後,這是必然的結果。我看清楚了 ,我們兩個人在剛開始的時候所發生的種種事跡,不過,我們都没有意識到制服訂做事實背後的真實面貌;也就是説,他也没有看清楚。 布羅赫的步糞,他時常以這露步伐森訪我們,在費迪家。我總是把他為一隻巨大的,美麗的鳥.,但是,他的翅膀卻已經折斷了 。他似乎經常回憶起過去的日子.,在過去的歲月裡,他還可以展開翅膀,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中翱翔。這是在他身上發生的現象,不過,他的心靈是不是因此而受傷了呢?我很想問他這個問題,但卻没有勇氣這麼做他呼吸窒息的樣子會讓我們産生假象.,或許,他根本不喜歡談論蘇美島的事。在他説話之前,總是會做許多考慮。在維也納,我認識的朋友中,大部分人的思緒就像流水一樣地順暢;但是,在他的身上,我們没有辦法期待他的思緒會泉一樣地湧現。妥協並不是他的處世的哲爭.,他的傾向是特殊的,他總是嘗試對自己提出 。在他的臉上,我們完全看不到自我滿足的顯露.,他總是讓人覺得没有安全感。依照我對他的観察,這股安全感的失落是經過自身的努力得到的。雖然我個人特殊的講話方式會引起他的厭煩,但是,他總是如此地友善,所以,他不願意洩漏内心裡真正的碌蔓。無論如何,我還是可以體會到他的感覺。當天他離開我們家之後,我不得不面對自己的羞愧。在心裡面,我非得指責自己不可,我認定,他一定不喜歡我.,這是我真正的感受。他總是如此喜歡把我塑造為一個懷疑自我的人;或許,他甚至企圖用這樣的方式教育我,不過,他終究没有逹到這個目的。他的偉大成就可以得到我的認同。《夢遊者》是如此地打動我的心靈,因為在這部作品中,他所展現的能力正是我所欠缺的創意。從頭到尾,我都没有喜歡過文學的氣氛.,在我的球,它是室內設計繪畫裡的景物。但是,在布羅赫的心目中,它卻是無所不在的.,氣氛可以豐富人性的感受力。 他的態度讓我感到十分的驚嘆,因為這是我個人没法的心態,所以,我會對這一部 小説的存在感到驚奇。

21 Jun 2015
/
theme by teslathemes